繁体浏览    

往返 "开示文摘" 頁

《福报》专访记

■ 福报家庭刊物 (MERIT MAGAZINE) - 2002年9/10月

梵文,梵天的语文,此文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 !

在浩瀚的佛教经典里,已年届五十三岁的蔡文端,以他人生最宝贵的时光将这烟远的文字 ── 梵文咒语转译成罗马化梵文,以方便现代的人持诵。

学佛三十多年的蔡文端是万挠佛教会会长,他利用业余仅有的少许时间,无师自修梵文,靠着一部《梵和大辞典》,二十多年来转译出无数梵文陀罗尼(咒语)。一脸严谨的他说,在转译的同时无形中也在不断持咒。对咒语的体会他说是以罗马化梵文念诵会比较快有感应,但是诚意会更胜一切。而所谓的多念,他说并非一天念七、八个咒,而是诚心地专念一个,只要念到一定程度,就会「一通全通」,念其它的咒也一样「得心应手」。


一般人对「咒」都有所避忌,提起咒就联想到诅咒、咒骂,但为什么学佛人去修持这个法门?到底咒是什么?

咒语「mantra」一词,乃是一般佛教徒对陀罗尼「dhāraṇi」的俗称,也称作「真言」,佛菩萨所说的真实语言,类似一种祈祷。咒语一般上都有消灾,祛病、消业障,延寿,祛魔,乃至于满足修持者的一切愿望等的功效。持咒乃是佛教的一种修持法门,特别是佛教里的密宗。佛经有云:持一切法在心。「dhāraṇi」是总持的意思,持咒是在锻练我们心的集中力和定力。祖师有云 : 集心一处,无事不办。

请问,咒语有意思吗?

梵文的咒语本身是有意思的,目前流通的中文版咒语只是音译,单看字面翻译好像没有意思,其实每一句咒语都有它的意思。以大悲咒为例,「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。南无阿唎耶,婆卢羯帝,烁钵啰耶,菩提萨埵婆耶,摩诃萨埵婆耶,摩诃迦卢尼迦耶。」「Namo ratna-trayāya. Nama āryā-avalokiteśvarāya bodhisattvāya mahāsattvāya mahā-kāruṇikāya」念起来很长,其实只有两句。翻译起来,「Namo ratna-trayāya」即皈依三宝。「Nama āryā-avalokiteśvarāya」是皈依圣观自在,「bodhisattvāya」是菩萨,「mahāsattvāya」是摩诃萨,「mahā-kāruṇikāya」是具足大悲心者。

佛经中云,持咒不需要我们去理解个中的意思,只求你诚心地念,佛的感应,佛的加持,你一定会感受得到。好比你如果有业障病,只管一心持诵「大悲咒」,就能达到消除一切病苦的效果。一般人因为不懂咒的意思,所以能够诚心持诵。有时候咒语转译越多,反而越无法专心念诵,因为懂得多,一看,意思都出来了,容易分心。

請談談你轉譯梵文咒語的緣起。

80年代初就想转译【大悲咒】,却苦于找不到【大悲咒】的数据。后来到青莲堂找资料,偶然之下发现了《梵和大辞典》(有关字典是由两位日本梵文博士编着而成),于是向依修法师借回家研究,也许世事真的是冥冥之中有所安排,而因缘成熟时是不可思议的。我家从来不漏水,偏逢在还书的前一天下起大雨,雨水从白锌屋顶滴下来,不偏不倚就滴落在《梵和大辞典》上,整部字典都给泡湿了。隔天唯有向依修法师道歉并赔回一部新的辞典。那部辞典就这样留了下来。我对梵文本是一窍不通,后来是通过翻辞典,每个字每个字去查、去读、去理解,才把基本梵文慢慢学起来。

请分享你持咒的经历及体悟。

大部份时间都花在转译咒语上,我想,转译的同时无形中也在持咒吧!曾经有过一段日子精神衰弱,嗜睡、无精打彩,后来持诵【佛顶尊胜陀罗尼】情况才改善过来,现在多是念佛号,每星期六也会在佛教会共修尊胜咒。咒语实 在是太多了,成千上万,无法每一个都持诵,而佛号比较之下就简单得多,一句阿弥陀佛可以让你往生净土。

学当初因为修持地藏名号的太太,替人们超渡怨亲债主或解除黑法,有时会遇到干扰,所以我就发愿持诵金刚咒辅助。金刚咒之威力不可思议,能使干扰的邪魔逃之夭夭。

个人持咒所体会的一点心得是:咒有分柔软、刚烈者。柔者如【佛顶尊胜陀罗尼】,刚者如【楞严咒】及各种【金刚咒】,其中犹以金刚咒的力量较为猛烈,通常用以降魔。据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卷七载,「诵持楞严咒者,火不能烧,水不能溺,大毒小毒所不能害,一切恶星并诸鬼神不能对持者起恶心。若心散乱,不住三摩地,心忆口持此咒,则为金刚藏王菩萨眷属随从护卫,乃至求长寿、求果报、求国泰民安、风调雨顺等事,无一不能实现。」

有佛友持楞严咒后凡事比较能够聚精会神,神智清明而灵感不断。楞严咒本身就有开智能的功效。

诵咒最重要是心诚,而且要做功课,持续念诵,最少要念上几万遍,但不需要每个咒语都念。有些人会说,怎么我努力持那么多咒,都不灵验呢?你一天念七、八个咒,不管用,因为你的心分散了。你要是诚心地专念一个咒,念到一个程度,就「一通全通」,念其它的咒也一样可以发挥其效用。当然,音的准确性忽略不得。音若不准,功效会打折扣,事倍功半。你必须要念得勤,念得诚。对咒生起强烈的信心,那种感应只能体会,不能言喻。我个人觉得念罗马化梵文的咒会比较快有感应,华文版的咒念起来好像没有一个标准,因为不晓得以前的高僧大德是用哪一种语言来翻译?华语?广东话?还是福建方言?念咒之余,还要守「戒」及修「定」。戒律不好,一旦生起不善的念头,将会对人或对己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您如何确定所转译的咒语的准确性?

梵文「Sanksrit」是古印度的语文,其历史和佛教一样悠久、古老。根据佛经记载,梵文是属于梵天的语文,不是人间的语言,以前的佛经都是由梵文写成,后来才由高僧大德翻译成汉文。有些人会问,这么久远的语文,要考究起来好像不太可能,而转译咒语,到底要如何确定其准确性呢?

我研究的梵文是旧式悉昙体」「Siddham」,比现有的新式梵文「天城体」「Deva Nagari」简单得多,笔划比较少。

古时候的咒语都是靠师口传,有些咒语传到后期会有纰漏或错误,即使是手抄本,也会有抄错的时候,古时又没有藏经可供参考,也没有专人在作这方面的研究,所以收集在藏经里的咒语很多都有纰漏或错误。转译的对错,就要每个字每个字去和《梵和大辞典》核对或参考别的版本。

请问转译咒语的过程是怎样的?

你需要一套《大藏经》和《梵和大辞典》,还要会看悉昙文,以及汉文和罗马文的相等转译。当初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一个头绪,后来透过翻查辞典,逐渐掌握了一些基本要领。如今转译了二十多年,《梵和大辞典》字典都翻得破烂了,一些咒语的句子早已记的滚瓜滥熟。所以转译起来会比较快。转译咒语最好是能够找到最早期的版本,因为会比较准确。最大的困难是,梵文有如英文,是由字母组成,一共有44个字母,句子没有标点符号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或停顿,早期转译咒语的时候,单单是分句子就花费了不少的时间。

一般的咒语是从梵文转译成中文。我却是从中文转译成罗马化梵文,还要翻查字典以确定它们的准确性,翻译的过程可谓十分艰巨,有时候必须搜集几个版本作为参考,从中对照有无错漏,丝毫不能大意。这样一部复一部的转译,二十多年来所转译的咒语也不少。去年我曾替台湾的林光明居士转译了一部份藏经里的咒语,他已编成并出版了一部《大藏全咒》。今年又受林光明居士所托,于二月份转译完《房山石经第二十八册》里的《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》,一共30卷,里头收集了大约有740个咒语。未来或许会计划把佛门中普遍有实际用途的咒语编印成书流通,以利益众生。

■ ■ ■